21年前的今天这位老汪头离去 来看他笔下的浙江风味

浙江在线 2018-05-16 11:21:45
  1997年5月16日,一位爱吃爱逛菜市的老人家离去了。他讲起文求雅洁,也是“如春初新韭,秋末晚菘,滋味近似。”带着淡淡草木清气和人间微暖之意。21年过去,近来天气微燥,不如读读这些文字,咀嚼汪曾祺笔下关于浙江的风味。可消暑,可清心。   带把鱼
  “桃柳杭州无恙否,当年风物尚如初。虎跑泉泡新龙井,楼外楼中带把鱼。”   这是被誉为“中国最后一个士大夫”的小说家汪曾祺,当年为杭州写的一首诗。   这首诗是浙江文艺出版社30周年社庆之际,曾经担任汪曾祺《晚翠文谈》终审的徐正纶老先生在整理旧稿时,从故纸堆里找出这首诗作。   汪曾祺在1991年专门写了一首诗赠送给徐正纶。   汪曾祺详细描述过带把鱼的做法:   “把活草鱼脊肉剔下来,快刀切为薄片,其薄如纸,浇上好秋油,生吃。鱼肉发甜,鲜脆无比。我想这就是中国古代的‘切脍’。”   汪曾祺对带把鱼念念不忘,在另一篇文章中曾提出疑问:“不知是有碍于卫生,还是厨师无此手艺了?”   木芙蓉
  永嘉县没拿木芙蓉作过“代表”,虽然汪老有此建议。永嘉木雕倒是出名,没见他写,目光一贯落在日常。   “浙江永嘉多木芙蓉。市内一条街边有一棵,干粗如电线杆,高近二层楼,花多而大,他处少见。楠溪江边的村落,村外、路边的茶亭(永嘉多茶亭,供人休息、喝茶、聊天)檐下,到处可以看见芙蓉。芙蓉有一特别处,红白相间。初开白色,渐渐一边变红,终至整个的花都是桃红的。花期长,掩映于手掌大的浓绿的叶丛中,欣然有生意。   永嘉为什么种那么多木芙蓉呢?问人,说是为了打草鞋。芙蓉的树皮很柔韧结实,剥下来撕成细条,打成草鞋,穿起来很舒服,且耐走长路,不易磨通。”   ——《草木春秋》   龙井茶
  21年前,77岁的汪曾祺溘然长逝。据说,他留给世界的最后一句话是:“哎,出院后第一件事,就是喝他一杯晶明透亮的龙井茶!”未知真假。喝到龙井茶,会想起祖父,这是他自己文章中写过的。祖父喝龙井,用宜兴茶壶泡,细瓷小杯喝。这是由物及人里头的人情味儿。   “我在杭州喝过一杯好茶。   一九四七年春,我和几个在一个中学教书的同事到杭州去玩。除了“西湖景”,使我难忘的两样方物,一是醋鱼带把。一是在虎跑喝的一杯龙井。真正的狮峰龙井雨前新芽,每蕾皆一旗一枪,泡在玻璃杯里,茶叶皆直立不倒,载浮载沉,茶色颇淡,但入口香浓,直透肺腑,真是好茶!只是太贵了。一杯茶,一块大洋,比吃一顿饭还贵。”   “茶可入馔,制为食品。杭州有龙井虾仁,想不恶。”   “曾吃过一块龙井茶心的巧克力,这简直是恶作剧!用上海人的话说:巧克力与龙井茶实在完全“弗搭界”。”   ——《寻常茶话》   莼菜汤
  汪曾祺第一次品尝到莼菜汤的滋味,已经二十八岁了,在杭州的楼外楼。在这之前他从没见过,甚至家乡人也不知莼菜为何物。他在小说中,倒也是提过此物。   “他刚从杭州扫墓回来。杭州官员馈赠的程仪殊不丰厚,倒是送了不少花雕和莼菜,坛坛罐罐,装了半船。装莼菜的瓷罐子里多一半是西湖水。我能够老是饮花雕酒喝莼菜汤过日脚么?开玩笑!”   ——《金冬心》   东坡肉
  汪曾祺爱美食会做菜,看他写吃的,熨帖到舌头。然而相比肉食,更爱看他写荸荠,写高邮咸鸭蛋,有一股子水气。写了几味江浙菜是味重的,但不生猛。   浙江人袁敏吃过汪曾祺家的午饭,“早餐剩下的那两根油条,被老头塞了用荸荠、虾皮和小油菜拌的肉馅,切段回锅油炸,外焦里嫩,油条嘎嘣脆,肉馅口感有层次,有嚼头,鲜香极了。那几瓣红心咸鸭蛋剁碎后,配上切成小丁的黑酱瓜炒老豆腐,起锅时撒了金黄的肉松和碧绿的葱花,色香味俱全。”   这是家常菜里头发挥创造才能的美食家。   “浙江杭州、四川眉山,全国到处都有东坡肉。苏东坡爱吃猪肉,见于诗文。东坡肉其实就是红烧肉,功夫全在火候。先用猛火攻,大滚几开,即加作料,用微火慢炖,汤汁略起小泡即可。”   ——《肉食者不鄙》   霉干菜烧肉
  “这是绍兴菜,全国各处皆有,但不似绍兴人三天两头就要吃一次,鲁迅一辈子大概都离不开霉干菜。《风波》里所写的蒸得乌黑的霉干菜很诱人,那大概是不放肉的。”   ——《肉食者不鄙》   黄鱼鲞烧肉   “宁波人爱吃黄鱼鲞(黄鱼干)烧肉,广东人爱吃咸鱼烧肉,这都是外地人所不能理解的口味,其实这种搭配是很有道理的。近几年因为违法乱捕,黄鱼产量锐减,连新鲜黄鱼都很难吃到,更不用说黄鱼鲞了。”   ——《肉食者不鄙》   火腿   “浙江金华火腿和云南宣威火腿风格不同。金华火腿味清,宣威火腿味重。”   ——《肉食者不鄙》   人物   除了这些浙江风物,汪曾祺还写过一位杭州人,是他的同学。“杭高毕业,说话一直带着杭州口音。”一些薄薄的话,想来相交不会太深,也带着淡淡的赞许和遗憾。   “蔡德惠做了这样一个古朴的日规,一半是为了看时间,一半也是为了好玩,增加一点生活上的情趣。至于这是不是也表示了一种意思:寸阴必惜,那就不知道了。大概没有。蔡德惠不是那种把自己的决心公开表现给人看的人。不过凡熟悉蔡德惠的人,总不免引起一点感想,觉得这个现代古物和一个心如古井的青年学者,倒是十分相称的。”——《日规》   在汪曾祺的写作中,出现频率极高的地点是家乡高邮,还有西南联大时期泡着的昆明。从那些字里行间,试图找寻出一个诗性的外乡人眼中的浙江,轻而淡,如杏花雨;像是度数极浅的米酒,尚不够微醺;也是别样的一种参照。   凡注有"浙江在线"或电头为"浙江在线"的稿件,均为浙江在线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浙江在线",并保留"浙江在线"的电头。
温州新闻网全媒体矩阵
本文转自:long988尊龙娱乐 66wz.com
N 编辑:温网编辑责任编辑:董晶亮 举报网络谣言和淫秽信息
拜尔口腔医院
  1. 1
  2. 2
  3. 3
  4. 4

long988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