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开放“西行记”

2018-06-24 10:12:00
走进新时代,开放的温州更在“一带一路”倡议的引领下,吹响全面开放的号角。
  long988尊龙娱乐讯 6月14日,2018世界杯在俄罗斯莫斯科卢日尼基体育场正式开幕。这场全球亿万球迷关注的体坛盛事,少不了“温州制造”的身影。仅苍南一家企业从去年10月至今已外销了近600万对球迷拉拉棒,专供于俄罗斯世界杯。不少温商则为球场提供了帽子、球服、足球包、围巾等各类球迷周边产品。   同在俄罗斯,温商蔡建林已在此深耕20多年,从只身闯荡,到遭遇清关壁垒,从组建商会探索中小企业参与“一带一路”的境外投资新模式,到40多家鞋企抱团度过俄罗斯经济寒冬……   从偏居一隅的东瓯到广袤辽阔的东欧,以空间丈量,将近8000公里,而以时间为计,却是无数的日与夜。   一路行来,漫长跋涉的每一步都折射着改革开放40年来,温州人在对外开放征途上深深浅浅的足迹,或懵懂、或勇敢,或跌倒、或坚定,都是属于温州人的不寻常之路。   因时而动、随势而行。早在改革开放之初,温州就已走在开放的前沿,跻身全国首批14个沿海开放城市之列;走进新时代,开放的温州更在“一带一路”倡议的引领下,吹响全面开放的号角。   从民间到政府,从个体到企业,40年间温州打开了联通世界的开阔天地;置身全球序列、找寻价值坐标,温州在全面开放中,继续敢为、有为、善为……   里隆的“懵懂”   试探对外贸易   “一片繁华海上头,从来唤作小杭州”,早在南宋时期,温州即被辟为对外通商口岸。对外贸易的历史,可谓由来已久。   改革开放初期,在物资匮乏的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乐清湾边的一个叫里隆的小村,意外地“火”了起来。   来自海峡对岸的电子表、录音机、磁带、尼龙布、雨伞等,源源不断地漂了过来,随之而来的还有邓丽君的歌声。里隆村街头巷尾皆成走私市场,使得这个江边小村的日客流量最高峰时达20多万人。   温州海关的资料显示,在1980年到1984年的5年时间里,他们查处的走私、违规案件达500多起,涉案金额280万元;而在1991年到2015年的25年时间里,他们查处的走私、违规案件1000余起,涉案金额超过8亿元。今昔对比,可以明显看出,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走私活动数量大、金额小。“当时以柳市七里港为重点地区的走私活动一度十分猖獗,很多货物就是通过蚱蜢小舟进行运送。”温州海关老干部林宣傲回忆说。   虽然这段历史并不光彩,但却反映出温州人对于商机的捕捉,有着与生俱来般的敏锐嗅觉。开放的大门从试探,到打开,到敞放,温州人每一步都没缺席。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确立了改革开放的战略方针,对外贸易进入了最初的尝试。彼时的温州人睁大了眼睛,惊喜地望着国门外各种新奇的事物,试图寻找改善生活环境的空间;   2013年,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召开,进一步改革对外贸易政策,温州人成为抢滩上海自贸区的先锋队伍,一举拿下三个“第一”:创办自贸区第一家法人机构银行,拿到自贸区第一张外国人永久居留“绿卡”,获批自贸区第一张外资营业执照;   今年,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中国做出了“对外开放的大门只会越开越大”的庄严承诺,世界各地的温州人都渴望在新时代把握新机遇,创造新价值,迎接新辉煌……   今天,回过头来重新审视东海边这个不起眼的小村,我们意识到:里隆的那条水路,不是温州话里的“死路”,而是温州人在政策禁锢尚未完全打破背景下积极谋求的一条出路。   远东的“勇敢”   拓荒海外出路   这条出路,2000年,蔡建林在俄罗斯远东的海参崴看到了。   当时的俄罗斯轻工业几乎是一片空白,温州鞋在当地很受欢迎,供不应求。国内只能卖二十几元的鞋子,到了俄罗斯批发价折合人民币近80元,零售能卖到200多元。   蔡建林还发现了更大的利润空间:把“Made in China”改为“Made in Russia”。“简单说,在国内做好成品运到俄罗斯卖,是论件数收关税。而同样数量的半成品运到俄罗斯,则按重量收关税,粗略算下来一双鞋的成本能相差2美元。”他说。   2001年8月,蔡建林和其他3位温商在俄罗斯乌苏里斯克市投资2000多万元,租用了2万平方米的厂房,再从国内招了300多名工人,正式踏上异国他乡办厂的闯荡之路。   2006年,康奈集团在俄罗斯乌苏里斯克市牵头组建乌苏里斯克经济贸易合作区。作为8个首批国家级境外经贸合作区之一,这个园区开辟了温州鞋畅通进入俄罗斯市场的贸易破壁之路,亦扮演着温州探路境外园区建设的先行者角色。随即,蔡建林将企业迁入该园区,与众多的温企一起在俄罗斯扎下根来。   为了应对俄罗斯变幻莫测的市场环境和政治风险,2010年12月,温商抱团在海参崴成立俄罗斯远东地区温州商会,为在俄企业建立信息库,打通“绿色通道”。这一前瞻性的行为,在2014年俄罗斯金融危机中,帮助温企共度时艰提供了后盾。那段时间,蔡建林异常忙碌,连续召集温州在俄办厂及对俄贸易的鞋类企业,分析情况、制定对策。   彼时,卢布贬值,直接影响产品定价。“打个比方,一双鞋卖800卢布,隔天银行汇款时就只剩700卢布,缩水的都是利润。”蔡建林介绍,当时不少企业都选择了减产,商会则呼吁企业提质量、定价位,虽然日子难熬还是撑过了那段艰难时期,在俄企业数量也并未因此轮波动发生太大变化。相反,这一次的“内功修炼”让温州鞋企实现了一次品质提升和产业升级,在之后应对欧盟经济制裁俄罗斯中从容了许多,更是趁机打开了更广阔的市场。   只要有一点点商机,温州人就会不远万里地将其追逐。千山万水从来不是山穷水尽“疑无路”的阻隔,而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机遇。   来源:温州日报   记者:柯哲人
温州新闻网全媒体矩阵
本文转自:long988尊龙娱乐 66wz.com
N 编辑:白倩倩责任编辑:董晶亮 举报网络谣言和淫秽信息
拜尔口腔医院
  1. 1
  2. 2
  3. 3
  4. 4

long988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