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阳网
您所在的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平阳网  ->  频道中心  ->  历史 -> 正文

唐横阳县主簿、诗人:沈如筠

2018年06月11日 10:55:47 来源:平阳新闻网
  蔡新祥   唐代为中国历史上之鼎盛王朝,其影响深远。在中国文学发展史上,唐诗、宋词占有极其光辉的一页,没有这一页,整部中国文学史将为之黯然失色。古语“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唐诗泛指创作于唐代(618年—907年)的诗,唐代被视为中国历来诗歌水平最高的黄金时期,因此有唐诗之说,与宋词并举。大部分唐诗都收录在《全唐诗》中。而《全唐诗》里,有位曾任横阳县主簿官员之人,却很少有人知道,这人就是沈如筠。笔者收集史料,叙述如下,不当之处,尚请方家指点。      沈如筠其人其事   沈如筠,唐代诗人。润州句容人(今江苏镇江)。约生活于武后至玄宗开元时,其善诗能文,又著有志怪小说。唐朝开元年间官温州横阳县主薄,与著名道士司马承祯友善,有《寄天台司马道士》诗。在《全唐诗》中记录了沈如筠的四首诗,断句两联,其中《闺怨》这首诗写得比较好。《闺怨》中为人称道的“愿随孤月影,流照伏波营”沈德潜认为其与沈俭期的“可怜闺里月,偏照汉家营”有异曲同工之妙。   沈如筠其人在《新、旧唐书》中无传,生平事迹见《新唐书·艺文志四》卷六零、《包融诗》附注、《唐诗纪事》卷一五、《嘉定镇江志》卷一八及《嘉泰吴兴志》卷一六。官至横阳主簿。有诗名,殷蟠所编《丹阳集》收有其诗,《全唐诗》存其诗四首。《异物志》《旧唐志》未见著录。《崇文总目》小说类著录《异物志》三卷,题沈如筠撰。《新唐志》小说家类同。《宋志》小说类著录二卷,当已阙。此后书目不载,今不传。《艺文类聚》《太平广记》、《说郛》等引有《异物志》,然历代多有他人所撰名为《异物志》者,很难肯定所引为沈氏之书。 《艺文类聚》所引多为唐前书,所引《异物志》定非出沈氏。而《太平广记》所引六条,出戴孚《广异记》、曹叔雅《异物》、宋膺《异物志》、杨孚《异物志》、《岭南异物志》,僦孚盼所引三条,出万震《南州异物志》和曹叔雅《异物志》。沈氏《异物志》未见佚文。   《丹阳集》是唐代编撰家殷璠编撰的诗歌总集。殷璠是丹阳郡即润州(治地今江苏镇江市)丹阳县人。《丹阳集》选录当时属于丹阳郡辖县的诗人的作品,计有:延陵(今分属丹阳、金坛、丹徒)人包融大理司直、储光羲大理司直,曲阿(今丹阳)人丁仙芝馀杭尉、蔡希逸缑氏主簿、蔡希周监察御史、蔡希寂渭南尉、处士张彦雄、张潮、校书郎张晕、吏部常选周筄、长洲尉谈戭,句容(今句容市)人殷遥忠王府仓曹参军、硖石主簿樊光、横阳主簿沈如筠,江宁(今南京市)人孙处玄右拾遗、处士徐延寿,丹徒(今镇江)人马挺江都主簿、武进尉申堂构。这十八人,在当时都“有诗名”,共同组成了“丹阳集”诗人这一诗歌群体,成为当时“吴”地诗人的代表。   《丹阳集》是唐人选唐诗的重要选本之一。从《新唐书·艺文志》等记载看,它是唐代出现最早的汇集一地诗人作品的诗歌总集。它的出现以及“丹阳集”诗人群体的形成,表明初唐后期和盛唐时期,润州地区的诗歌创作在整个长江以南地区已具有重要地位,润州地区的文化事业已相当发达。但是,由于《丹阳集》亡佚已久,而且入选诗人中,除储光羲外,大多数人的事迹,有关记录都比较简略,因而对该书成书时间迄今尚无定说,对大多数作者的事迹也知之甚少,殊为憾事。      开元末任横阳县主簿   在《丹阳集》全书中,对沈如筠具体介绍几无,仅有评语为:“如筠早岁声驰,白首一尉。”沈如筠有《正声集》诗三百首,有曰:“渔阳旧燕都,美人花不如”。吏部侍郎卢藏用常讽甬之,又据《旧唐书、卢藏用传》“神龙中(705年1月—707年9月),为吏部侍郎,兼昭文馆学士。”则沈如筠早岁声驰,当在神龙年间,而《丹阳集》录官为“横阳主簿”,横阳县时属温州,主簿为正九品上,从神龙至开元(713—741)已有数十年,可见沈如筠年轻时确实有才华,但官宦生涯沉沦起伏,仕途堰塞不顺,白首方得一尉,当是县尉,末官才是横阳县主簿,然而《丹阳集》其余诸人评语类未见类似言论,表达未遇的幽怨并非当时主流。   那么,这个沈如筠任职横阳县是否就是清代阳诗人张綦毋的竹枝集《船屯渔唱》第八十七首记载:“厅壁题名迭敌新,千年遗迹总成尘。只应诗卷长留得,尚有丹阳姓沈人”。乡人周喟后注“沈如筠,句容人,官横阳主簿。见《唐书·艺文志》五十九小说家类。著有《异物志》三卷、《古异记》一卷”。《船屯渔唱》把历代平阳主要的历史、掌故、风俗、物产等网罗殆遍,清鲜生动,描绘了一幅幅古老的地方人文风俗画卷。平阳训导卢镐称其“百首雅吟追散逸,一巾独漉过朝昏。”这本“诗体的地方志”一直脍炙人口,在平阳地方民间广为传播。周喟《船屯渔唱》笺释应是准确无疑。   笔者查阅明弘治九年(1496)刻本影印《句容县志》卷六、人物载:“沈如筠,句容人,善诗文,与殷遥、樊光齐名,天宝间仕为横阳主簿。”清、光緒26年[1900]版本刻《句容县志》卷9人物志文学载:“沈如筠,工诗文,与殷遥、樊光齐名,天宝间仕为横阳主簿。”此二书所载应为正确无疑。但天宝(742—756)与所载开元年号不符,矣考。   唐代“主簿”一职,属基层文官。除太宗李世民“天策上将府”時期,其品秩为均从五品下外,一般而言,其品秩是从七品上至从九品下。主簿主要分佈在寺、监察等机构和地方的县級。史载,横阳唐代为上县,按唐制,县官总数五人,设县令一人(从六品上),县丞一人(从八品下),主簿一人(正九品上)、县尉二人((从九品上),主簿是唐代县级政府中的重要官员。   唐代县级政府行政机构中,县令是长官,负责统筹全县之政务;县丞是副长官,辅佐县令行政;主簿是勾检官,负责勾检文书,监督县政;县尉主管治安。唐代主簿是县令的总务属吏,“掌付事勾稽,省署抄目,纠正非违,监印、给纸笔、杂用之事”,日常工作就是坐曹勾稽薄书(据唐六典载),此项职能就是处理县府出入的各种文书、问题按程式记录下来,是上下级及同级之间互相沟通联系工作。若知县缺位(病、外出)时,一般由县丞和主簿代理政务。沈如筠任横阳上县主簿品秩为正九品上。      结语   沈如筠在文学方面有一定成就,长于诗歌文章,有《正声集》诗三百首,佚失,其作品还包括志怪小说。与储光羲(约707~760)等齐名,是当时著名诗人。与沈颂并负诗名,高榛《唐诗品汇》以其为五古、五绝羽翼,评价亦高。《全唐诗》中记录了沈如筠的四首诗,断句两联,实属不易。其中《闺怨》这首诗寓意深远,流传至今。   对于《闺怨》评价,为人称道的是“愿随孤月影,流照伏波营”沈德潜认为其与沈俭期的“可怜闺里月,偏照汉家营”有异曲同工之妙,《闺怨》诗通过人物内心独白的方式,揭示主人公纯洁高尚的情感,较有特色,其诗中望月翻飞的思绪,对同时代的张若虚的传世作品《春江花月夜》也有较大的影响,也成为传世之作。   唐代的横阳县目前考据资料发现较少,任职县令目前也只有刘祥、王玫、徐回,县丞许邴、县尉申谏臣这少数几人而已,对于以上几人比较,他们在历史上名气并不大,也无诗文作品传世,而横阳县主簿沈如筠却是唐代(著名)诗人,他在唐代横阳县任职,为研究唐代横阳县历史提供了研究资料依据。
网络编辑:周昌均
唐横阳县主簿、诗人:沈如筠

long988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