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奇人南怀瑾:饱受争议的一生
来源:一条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6-15 12:13:58 字体:
  1943年,26岁的温州富家公子南怀瑾,   辞去教官职务,上峨眉山,剃发出家。   研读寺院中的《大藏经》。   闭关3年后,他还了俗。   之后,他从上海,到台湾、美国,再到香港,   最后回到大陆。   他的一生备受争议,甚是传奇。   他曾被蒋介石、蒋经国邀请讲课,   也给三教九流讲;   他抛下温州的父母妻儿,在台湾另外娶妻,   但两个家庭和睦相处,没有怨言;   90年代,他出面筹资上亿美元,   修建横贯浙西南的金温铁路;   还有称他是海峡两岸和谈的使者,   促成了25年前著名的“汪辜会谈”。
  南怀瑾的孙子南品仁,   刚刚出版了父亲南小舜的遗著——   《人生漫漫路:南怀瑾家族三代的人生浮沉》,   南小舜是南怀瑾的次子,这本书他写了20年,   记录下百年南家生活史。
  南怀瑾一家生活过的村落   一条摄制组来到南怀瑾先生的出生地温州乐清,   拜访了南品仁先生,   听他讲述他眼中的爷爷南怀瑾,   及这个百年家庭。
  自述南品仁 编辑倪蒹葭   我的爷爷南怀瑾,他看起来现在是非常聪明的一个名人,也是一个文化大师,有人称他为国学大师,但爷爷也有对自己的评价,是一个三无老人,爷爷对自己的评价是一无是处,一无所长,一无所成。   我父亲叫南小舜,是南怀瑾老师的第二个儿子,我们全家都叫爷爷“南老师”。我生活在浙江温州的乐清县,这里集聚了约一万人口的南氏后裔。
  南家宅院   生来是个富二代   1918年,爷爷南怀瑾出生,是家中独子。   爷爷的父亲,也就是我的太公,我认为他是一个商业的奇才。他从挑货挨家挨户叫卖开始,白手起家,逐渐经营起一家杂货店,叫“南杏春”。
  太公曾经出资修建乐清东安桥   我的太婆当时给他起了一个外号叫“万银完”,就是说有一万个银子马上就会用完。太公当时有了钱以后,非常热心公益,常把钱用于修桥补路,有次村里需要修建陡门,用来灌溉和泄洪的水利设施,太公倾注了很多的财产和心血,牵头把陡门修好,南杏春的状况因此急剧下降,举步维艰。   太公又重新把所有的精力投到南杏春,生意又起死回生,而且越做越好,越做越大。不算首富,但也算非常富,因为当时没有首富这个概念。
  不喜欢做生意,被送到庙里读书   太公从小就对我的爷爷南怀瑾要求非常严苛。   南老师天生就非常聪明,七岁的时候就能够写出诗,记忆力惊人,也很顽皮。他静不下心来,小时候非常好动,喜欢玩。太公的教育方式我认为不同寻常,他就是让孩子这种天然的玩性发挥出来。   然后太公第一个要求,让爷爷去做生意,继承他的衣钵。爷爷很奇怪,做生意一点兴趣都没有,当时开杂货店的时候,太公叫爷爷下来帮忙,帮忙大概几分钟没到,又跑到阁楼去读书了。
  大概是13、14岁左右吧,太公就把他送到我们南家的家庙,在井虹寺,让他自己去读书,比较荒凉,四十几口空棺材,整天对着几尊佛像。   这个庙当时有一个管庙的和尚,又矮,好像又是一个瘸子,两个人在那里一起生活,爷爷竟然适应得很好。太公还请人过来教他四书五经,一个叫叶公恕的老先生,这一段经历对他影响非常大。   17岁离家,19岁有了次子   爷爷17岁离开乐清以后,1936年短暂地回过一趟家,只住了一个月,便又起身返回了杭州。他离开时并不知道,奶奶已怀上了我的父亲。   1937年的4月份我的父亲出生,成长的过程当中,一直只有太公、太婆跟我的奶奶把他抚养成人。   他离开家乡后,后来到杭州,到成都、上海、台湾、美国、香港,然后回到上海,最终是在江苏吴江这里,2012年9月份过世的。他前面的生活经历是非常丰富的。
  剃发为僧,闭关3年   爷爷他少年时有剑侠梦,在杭州的浙江国术馆学习武术。后来战火蔓延,撤退成都,成为中央军校教官,一有空就访求高僧奇士。   他曾经出过家,为什么出家?为了阅读佛教禅宗经典《大藏经》,当时没有像现在这个印刷技术,经书流传很有限,峨眉山大坪寺藏有全本《大藏经》,要想阅读,必须剃发出家,于是爷爷当了三年左右的僧人。
  南怀瑾书法   出家前,他当着僧众立下志愿,希望将来出关,能够弘扬三教百家。1946年,还俗的时候还写了首诗,叫“不二门中有发僧,聪明绝顶是无能。此身不上如来座,收拾河山亦要人”。   这就是南老师对自己还俗最好的诠释,从这首诗,也可以反映出来南老师的大抱负。   离开大陆,去台湾   还俗以后,爷爷大概47、48年去过台湾,当时回来以后,想请太公跟家人一起到台湾去,安顿下来,主要是在战乱的时候可能想要更加安稳。太公他可能不想拖累爷爷,就拒绝了。1949年爷爷只身去了台湾。
  1955年初版《禅海蠡测》封面封底   那时的台湾,文化生态一片狼藉,当时有日本的禅宗和尚宗演、居士铃木大拙,去美国弘扬禅宗,声望很高,还批评中国学者不懂禅,就有人劝爷爷执笔中国哲学史的禅宗部分。   当时爷爷在台湾娶了另外一位奶奶,家中等米下锅,他一脚推摇篮,一手抱孩子,另一只手写书,每天写六七千字,三个月下来,写了几十万字,出版了《禅海蠡测》。   他自己曾说过,他并非学者,只是读了各式各样的书,又学了不少杂家的学术,因而希望把自己的所知所学用在社会上。
  被蒋介石赏识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起,台湾经济逐渐繁荣,邀请爷爷讲学的学校、机关和社会团体也越来越多。   蒋介石是王阳明学说的忠实信徒,1966年,蒋介石、蒋经国邀请南老师去各驻地巡回演讲。   我三叔写的《父亲南怀瑾》中有一段爷爷自己的回忆:当天,我到清泉岗演讲,我一上山就感觉气氛紧张,到处都是当兵的站岗,一问才知道蒋介石在这里休息。讲演结束后,参谋告诉我,蒋先生也听我讲课了。我当时很意外,没有看见老爷子啊,原来蒋介石在会场后面拉了个布帘,牵了根电线在幕后听我讲。   那次演讲,爷爷特别强调:“若民族文化亡掉,中华民族将万劫不复!”在帘后听讲的蒋介石深为所动,三天后便宣布,要推广中华文化复兴。   当时,蒋介石曾邀请爷爷主持实际工作,爷爷婉言谢绝了蒋介石的邀请。
  南怀瑾在台北泰顺街寓所门前1968年   离开台湾,远去美国   也是从我三叔那听说,1979年的一天,蒋经国先生到爷爷位于台北市信义路的住所登门拜访。可是,当蒋经国先生的专车徐徐地停靠时,却看到爷爷只身一人,依旧穿着和平时一样的素衣长衫。两人一番寒暄过后,蒋经国先生提出想要去楼上一坐,爷爷却微笑着拦住了去路,缓缓地说:“陋室过于狭窄,还是借你的座车一谈。”两人这一谈就是两个小时。   蒋经国先生临走之时,爷爷从怀中拿出一枚刻有“愿天常生好人,愿人常做好事”两句话的言志章,赠送给他。   在台湾,爷爷的讲学吸引了很多人,上至高官,下至三教九流。   爷爷曾跟人说:在这样一个乱世中,人命轻贱如草芥,世事都如过眼云烟。老实讲,我来台之前,曾与蒋经国及陈布雷先生的长子在杭州相遇,三人同去布雷先生墓地拜别祭奠。听了蒋经国的言谈话语,我发现他对身边人都有疑心。   爷爷明白虚名会带来祸害,就离开台湾,出走美国。
  南怀瑾与学生们   “你们要到大陆去”   爷爷虽然身在美国,但一直想回到大陆,他不断授意和派遣他身边的人到大陆考察。   当时,曾子南文化基金会董事长曾王君跟爷爷有往来,爷爷对他说,“你们要到大陆去,不要留在台湾”。曾王君当时质疑: “大陆那么落后……”   而爷爷的回答:“正因为落后,才会有好的开始。因为她的文化、历史,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可以超越,但她的近代史又是这么糟糕,这么让人看不起。生在这个时代,我很痛苦。不管世界怎么看中国,中国在21世纪都会成为一个伟大的国家。你们这一代可以看到,我即使能看到,也就是能看到刚刚开始那一点点。”
  促成两岸“汪辜会谈”   爷爷对于个人形象极为看重,尤其是当一个人不如意的时候,反而一定要衣履整洁,从外表的整顿,带出内在的精神。   在台北的时候,爷爷有个学生叫张尚德,穿着开了洞的鞋子,松松垮垮的牛仔裤。爷爷给了他20元钱,他问:“给我20元钱干什么,你自己这么穷”。爷爷说:“去理个发。”   爷爷到美国两年后,张尚德已是禅学老师,几次去华盛顿拜访爷爷,爷爷都叫他去大陆。当时两岸的民间交往不多,但师命难违,1990年,张尚德带着爷爷的嘱咐,去上海演讲,与当时的上海市政府顾问汪道涵建立联系。后来爷爷充当两岸和谈使者,牵线汪道涵和台湾海峡会长辜振甫,促成了1993年著名的“汪辜会谈”。
  筹钱修中外合资铁路“金温铁路”   我们家族祖孙四代吧,应该讲有一个特点,都不喜欢跟官方去打交道。因为爷爷在社会上有很大的影响力,按照现在讲的包装也好,去影响别人也好,太婆教爷爷是教他不要去当官。爷爷一生没有走上仕途,但做了些社会事务。   1988年初,温州有一个访问团到美国访问,爷爷提出来,在孙中山的建国方略中,有一条铁路从温州修到金华,修了7次都没有成功,他想投资修建这条铁路。
  南小舜与母亲参加金温铁道公司成立   爷爷在经济上没有余钱,但他有影响力,出面筹资上亿美元,建成我国第一条中外合资铁路——金温铁路。   爷爷曾说,“这条铁路大家期望了80年,今天我就决定一定要修。”修建完成前夕,他还提出“还路于民”,将铁路公司的股权转让给浙江省政府和铁道部。
  两个家庭,和睦共处   我的奶奶王翠凤,是爷爷的第一位妻子,也是他的表姐,比他大两岁。1949年爷爷到台湾后,娶了第二位妻子,是他当时收留的一位火灾难民。   几十年来,温州和台湾两边,其实就像是一个大家庭,常常联系。   我觉得这种和谐和奶奶很有关,我记忆里,不管问她什么,奶奶总是笑眯眯地说好啊好啊。   爷爷说我的奶奶是一位活菩萨,奶奶生下两个孩子,爷爷其实没有抱过自己的孩子,是奶奶撑起了温州的家。
  1990年,南怀瑾母亲过世   他邀请妻子王翠凤到香港,为她过生日   南怀瑾和王翠凤育有二子南舜铨、南小舜
  南怀瑾和第二任妻子杨女士,育有二子二女   南圣茵、南国熙、南可孟、南一鹏   太婆年纪大了,奶奶会每天早上给她梳头,老人容易掉头发,奶奶就很仔细地把这些头发一根一根地收集起来。后来,温州市的领导要去找爷爷商量金温铁路的事,正愁带什么礼物给爷爷。奶奶便把平时收集的太婆的头发丝拿出来,请温州的一位发绣大师魏敬先老师,用头发丝绣了一幅太婆的画像,带给了在香港的爷爷。   爷爷看到这幅自己母亲的肖像,并听说来历时,忍不住失声痛哭。
  南怀瑾母亲赵荷香   爷爷的家书   80年代,爷爷去了美国,我们和爷爷通信方便了起来,每月至少有一封。因为太婆不识字,父亲又外出做事,通信都是由念初中的我读给家人听。   太婆、奶奶其实对爷爷是非常关心的。他们知道这个儿子很有出息,或者说我奶奶知道爱人有出息,但是她不知道他具体做什么,因为相隔的距离太遥远,但他们从未抱怨过。
  南怀瑾写回温州的家书   当时爷爷其中有一封在华盛顿邮过来的家书,他说我什么东西都没有,每一次的搬迁,都随着我搬的一些东西是什么?他说我手上有30万套的孤本、善本跟珍本。   另外我们问他在做什么事,他当时就书信中写到,用张横渠的四句话: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视天下人为子女,视子女为天下人   父亲说和他和爷爷相处时间加起来不到三年,与爷爷相见的次数还没有跟随在他身边的学生多,他们的关系是“一日为父,终身为师”。   小叔,爷爷的第四个儿子,南国熙,在12岁的时候爷爷把他送给美国人收养,当时,美国海军退休中将薛乐如,曾到香港大学学《易经》,认识了爷爷,提出收养小叔做义子,带到美国读书生活,爷爷居然爽快地答应了。
  南怀瑾和四个儿子在一起   (左二南国熙、左三南舜铨、右三南一鹏、右四南小舜)   小叔成年后常回来看爷爷,都喊他南老师,当时大家在一起吃饭,爷爷笑着打了个比方:“子女就像眉毛,有了,没用;没有,难看。”   爷爷说自己一辈子是三陪老人,陪吃、陪聊、陪照相,很多人都会有爷爷的合影,但我现在跟爷爷的合影,只有这一张照片,是从侧面偶然拍到的。所以我们骨子里面不想打扰他,让他去做他该做的事。
  爷爷对我的教育   小学的时候,爷爷在台湾给我寄来《国学初基入门》,信中详细交代:一定要背下来,现在不懂没关系,将来会懂的。1986年,我中学毕业,正在犹豫是继续上学,还是做小生意。爷爷当即回信给我,他说你要学会自立,自立最基本的要求就是要学会一技之长,如果考上学校,学费由他来承担。   爷爷的气场把我震住,我也把不想读书的念头打消了。   爷爷后来也教导我们要勤读诗书,因为读书是一个人安身立命的根本,不可轻视。他说:年纪小的时候不肯努力攻读书文,有一天用到它,肚子里拿不出东西来,到那时流泪也是白流,谁来帮你的忙?即便帮了你,你也可能早已成了扶不起的“阿斗”,一生只能自己苦自己了。
  南品仁带着儿子来见南怀瑾   很多人问我,你见过爷爷没有?   真正见到老师的真身真人,是在2002年的春节,爷爷当时住在香港,我去他那里过除夕。我活了三十多年第一次见到梦寐以求的爷爷,他看起来个子不高,我当时就跪下了。   爷爷就笑着,摸着我的头,他说:起来起来,你为什么给我跪,你不要给我跪。就扶我起来,然后就叫我坐到他边上去吃饭。我们家里,第一次见到爷爷的时候,那个位子肯定是家人坐的,我们就有这个待遇。   后来,爷爷回到大陆,我尽量保持每年春节去看他。因为他年纪大了,见一次少一次,血缘上可以说去见个面,尽个孝。   2012年9月,他在江苏吴江过世,享年95岁。   部分资料来自《人生路漫漫》、《父亲南怀瑾》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long988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